[不协调音]

清凉无色唇膏的水果味嗅起来很好闻,但男人的唇涂抹过于浓艳的色彩看上去就很奇怪。
因为工作的缘故,抱怨禁止。


违和。
不自然。
一点点不爽。


他装作不经意地瞥向旁边正仔细对照镜子修补唇妆的搭档。



层层夺人眼球的艳丽覆盖原有的淡色,嘴的位置勾勒点缀的精心装扮的娇艳花朵,正含苞待放。
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嘴角,他出神地望着拇指和指甲上的一点红。
不对。


“小壮。”
“嗯?”


逢坂壮五随口回应,目光依旧朝向镜中的自己。漫不经心的声音。


“小壮。”
“小壮,小壮,小壮。”

他执着地喊道。


“什么事啊,环君。”


壮五终是抵不过搭档一声又一声地呼唤,无奈地转头...


[百分百必胜咒语]



“环君,看着我。”
“干嘛啊,小壮你那么严肃。”



严肃的搭档认真地有点可爱。但是如果就这么直接说出口肯定会惹对方不高兴。环犹豫了一秒,将手中的游戏按下暂停键。
壮五一把搭上他的肩。



“……”
“你很困你很困你很困——”
“……”
“呼……哇……突然、想睡觉……”


高中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壮五把环的游戏机从他手里抽离,拉着他的手在床边坐下,和颜悦色地循循劝诱道。



“好孩子应该睡觉。你该睡了哦,环君。”
“嗯……”



“呼。”


轻轻地关上房门,擦掉额头的汗液时壮五遇到了睡衣装扮手里还拿着枕头经过的陆。
对方好奇地眨眨眼,望了眼小心关好的房门后压低声...

【环壮】甘



  
  晶亮的糖果里包裹着每个孩子的梦。

  
  外层的纸有透明的,也有商家用夸张的彩色字体印制标签包装得瞧不见里面的模样的。它存在于各种地方,商店的橱窗,剔透的玻璃瓶,最后会来到小孩子干燥柔软的掌心。放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色彩斑斓的糖果闪闪发亮,如同孩子们充满期待的眼瞳。
      它们大多是甜的,拆解包装的那刻便会嗅到甜蜜的香气,但偶尔也夹杂着酸味,还有一些会甜得发苦。但当糖球完全融化,甘味翻搅口腔再浸没喉管,这时的呼吸渲染甘甜,连同舌尖都涂抹上厚厚的糖霜。

  
  和接吻一样。

  
  环从小就很喜欢吃糖,虽然后来及不上...




“唔……”
“逢坂桑,您在苦恼什么吗?”

“是一织君啊。我确实是还没想出解决办法……是这样的,环君很喜欢玩游戏,但是冬天玩太久会手冷,所以我在考虑在他房间添置小暖炉或者织一双手套,但是都还没和他商量过。”
“您为什么不提醒他少玩些游戏呢?”
“因为环君最近都有准时上床睡觉,另外我看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所以不太忍心阻止……”
“是这样吗……”

“啊,对了,在他玩到一定时间递给他国王布丁借此让他休息会儿如何呢?”
“您真是,太过纵容四叶桑了。”





[非营业]



“在大家(fans)的眼里我们关系很好……这应该就是那个,[营业],的意思吗?”
“啊,嗯……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杂志上...

【环壮】于某一日的清晨



  四叶环讨厌冬天的早晨。

  冻人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凉风将他未缩进被窝里严实捂好的皮肤吹得干裂。环恨不得抱着国王布丁玩偶在被子里卷成团,把头一起蜷缩起来,但是这样太闷了,他和国王布丁会一起窒息。

  
     呼啦。呼啦。
  寒风混着闹钟声,形成了他最讨厌的乐曲。

  但是,再过五分钟,在闹钟响起的大约五分钟后——
  
  他在心里开始计数。

  
  用第一个半分钟把闹钟拽到被子里摁掉,含霜的金属边缘冷得他手指发抖,于是花五秒钟抬手想把它扔飞又花了五秒钟犹豫最后轻轻放好。
  然而此刻实际已过去一分钟。环半虚着眼睛搓手,困意又在...



[破茧]



*浪漫童话



毛虫顺利脱茧变成蝴蝶的那天清晨,这个世界还在沉睡。雾气朦朦胧胧,透白的露珠尚未积蓄到足以从绿叶尖儿滴落的分量,空气也泛着凉意。

它慢悠悠地从白茧的缺口钻出来,惬意地舒展身体。带着他新生的柔软翅羽一起。

周围静悄悄的,安静得甚至没有一丝风。
作为迎接它新生的祝贺,这实在寒酸得太失礼了。

和自己沉闷地待在茧里。透过密织的白线缝隙窥探的世界很像。

毛虫想发泄也找不到对象。于是它挣开身上茧线的残痕,仔仔细细清理干净,然后坐在彩蘑菇上点燃了细长的烟管,等待着朝阳升起的时刻。
吐出第三个烟圈的时候,它发现了一点不寻常。



有一根细长的深蓝色条纹的缎带绑在...

【环壮】Last Resort(最终筹码)



 
  *赌场paro
        *我神志不清

  
     有一位客人已经连胜许多场了。

  
  负责那桌的庄家已经不想去数局数。堆成小山的筹码流水般被推到对面,而获得巨额财富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毫不在意地拿出几块抛到空中,筹码在极为嘈杂的人群中撞出清脆声响,又被他用手心接住。完全不在意桌面的局势,仿佛早已胜券在握。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庄家头顶聚集的汗液也密密麻麻,领带像是勒住了他的喉咙令他呼吸不畅。  

  
  他慌慌张张地擦掉汗液,又极快地生出更多,...



[青色的梦]



疯帽子=环
毛虫=壮五



“疯帽子先生。”


经常坐在蘑菇上的毛虫摘下巨大的青色兜帽向男人微微点头,做了个行礼的动作。暗金色的耳环一晃一晃,他的手里还握着未点燃的烟管。


“请坐。”疯帽子为他沏了一杯热茶。


毛虫稍微松了口气。事先向柴郡猫打探找到[合适的时间]果然是正确的,他低头抿了一口茶。
长桌上铺好干净的桌布,放置了摆插着沾有清晨露水的鲜花瓷瓶,疯帽子家中的陈设精美而有条理,然而谁又能预见他举办[疯狂茶会]时的癫狂神态。


——没错,根本宛若疯帽匠一般。(Mad as a hatter)

“找我有什么事吗?”
“如您所见,我是一只毛毛虫。”
“然后?”...

【环壮】Angel



  当神父以极为缓慢的语调念出祷告文的最后一句时,四叶环已经昏昏欲睡。
  明媚的阳光完全没能照亮教堂的沉闷,只让人能够看清半空中漂浮的细小尘埃。

  大人们或真或假地露出虔诚的神情聆听,只有小孩子会真实的表现自己的不满。听不清冗长文字含义的他比起在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椅上,更愿意奔行在无边际的草原与动物作伴,或者捏着努力存下的零花钱,跑到商店的橱窗前仔细挑选洒满糖霜的诱人甜点。

  然而直至冒着粉色泡泡的美妙幻想走到尽头,报时的钟声还未敲响。

  于是环只能接着发呆。他仰头望向彩绘壁画,圣母的表情慈祥安宁,可是悬在高空的陈旧画像难以修复,随着年月油漆零散地剥落,昏昏沉沉地失...




“小壮,我想到了,你那么喜欢吃辣椒的理由。”
“什么?”就是单纯的偏爱啊。
“因为太甜了。”环点点壮五的唇瓣,“每次和你接吻我都这么觉得,真的好甜。所以你需要吃辣椒来中和吧?”
“…哪有这种理由……”

“啊当然,接吻前你不要偷偷吃辣的东西不然我会呛到——”
“你别再说了!!!”





“果然,说真话要比假话更加困难啊。”
“小壮,怎么突然这么说?”
“[谎言千遍成真]……有句话是这样的。然而承诺的验证需要付诸十年、二十年、甚至于一生的时光吧。”
“好像,是。”
“啊啊、不过,也有能一遍成真的话。”
“?”

“[我喜欢小壮]。”

“……这句话,我还是希望你能说得更多,再多些。”



③...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