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卑怯躁乱妄想症(中)




[无车胜有车
[上—躁乱,中—卑怯




濑名和游木最初担了个特别浪漫清新的开端。
——以[幼驯染]的身份。




与所有和谐有爱的幼驯染相似的寻常桥段,两家的父母因为相邻而认识,相谈甚欢,孩子们因为父母而来往。
幼时思维发育尚未成熟,过往又如潮水涌动的汪洋般宽阔,长大之后,对那些以前的事往往只剩些模糊的轮廓。
可在那宽阔的记忆海洋中,有些东西脱离了乏味日常。纯粹坚硬如化不开坚冰的蓝色,将锋芒精准地刺入了他内心柔软怯懦的部分。



[初遇]是并不愉快的。




游木放下手中的原子笔,处于自习课的教室安静得过分,笔尖划破纸张的声音割得他心里毛毛的不舒服。低头看了一眼已完成大半的功课,他任性地把笔往桌上一扔,脱力地扑向桌面。
意识在模糊与清醒之间,他的眼半阖着,窗外某位好学生正在体育场上尽情挥洒汗水,欢呼一次比一次高昂,扩散骚扰耳膜的音波让游木有点烦。他这边疲倦感一阵阵地来,另一位当事者却如此精神,对比之下真不怎么愉快。

但他是清楚的,濑名其实很讨厌在炎热的天气下奔走,因为时候要花费很多功夫做善后保养。汗流浃背的必需运动只需要一种就好——本人是这么说的。游木对此嗤之以鼻。


然而虽然讨厌,但碍于面子或者些不可推脱的责任,濑名出场的频率不算小。那个人赛场满面春光场下吃瘪疯狂咒骂的模样,每每都令游木哭笑不得。



多少遍都不会腻烦。
即便一开始就是这样。




他蒙蒙沉沉地、想起了以前的小濑名,也不知是突然被场外的人勾动而触景生情,还是真的梦回一遍过往。




“小泉要好好照顾小真,毕竟你比较大,他可是你的[弟弟]。”




那时的游木真已经学会看大人的脸色行事。适应环境,顺应大人,就会得到他们温柔的抚摸和欣慰的[赞赏]。
对于这位陌生的[哥哥],他心中保有疑惑,可跟在家长后面的人看不清表情,冷淡的气息却似有似无地散发出来,抗拒的敌意非常明显,那丝疑惑和好奇立马变为了畏惧。


母亲的手掌推着他向前,游木小小的踉跄一步,并不严重,但有个人在他站稳前上来扶住他。游木一个震惊,差点没又摔一跤。
之前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地面,现在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哥哥]的表情了,即便很突然,但游木还是短时间内调整好了表情,微笑着用怯生生的语气、抬头说了句[谢谢哥哥]。


濑名泉眼中闪过的晦暗不明的光快得仿佛是他的错觉。




“游……君,不用客气,”濑名弯了弯嘴角,亲切地摸着他的头发,“自己也要小心点啊。”


两家的父母谈笑着夸孩子们的关系真好,而游木却不寒而栗。
……真虚伪。




习惯以面具示人所以能很快的觉察对方的本性,游木也不知该是庆幸还是自嘲。不过同类并非全都相斥,更何况他们除此之外差别很大。濑名个性更张扬傲慢,以绝对的实力压制,极具个人魄力的言行令他很受欢迎,虽然锋芒毕露势必会引来一些争论,但散碎的诋毁言论遮掩不住他本身的光芒。
与此相对,自己就逊色许多。除却乖巧和成绩优异外似乎再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优点,也不怎么会说话和人际交往。



“小真应该多和小泉接触,学习学习怎么交朋友,这孩子有些太沉闷了……”
他还是一直待在濑名身边。



“那么,你想知道、想学习什么?游、君?”


只有两人的场合,濑名放弃了伪装,说话的口吻不怎么友善,可游木反倒觉得这样轻松不少,至少他不必费力猜测他真正的目的,再调整出相应的表情。



“嗯、这个啊——”
“简洁的说吧。”



对方近乎空洞的眼神十分漂亮却也让他烦躁,濑名不喜欢旁人忤逆他的意愿,安静些最好。可对于游木,他总觉得那双眼安静过分了,应该再活泛有生机些,有点什么,充斥点什么,装饰点什么华美的东西才好,一点就好。


——只看得见自己才好。



游木感觉到他漫不经心的态度,稍微有些不满:“……那么泉哥哥,怎样才能摆出一副[恶心的]假笑处理好人际关系?”
“你在嘲讽我吗?”
“是请教。”


干净的脸上恭敬乖巧的笑挑不出任何破绽,濑名内心的焦躁在急剧扩大。


“……区区一个游君。”
“嗯?”


游木惊愕地望过去,对方的脸上突兀地挂着诡异的笑,他有瞬间觉得这个人还是戴上面具比较好。
濑名如小时一样温和地抚摸着他柔软的发丝。



“那么让哥哥好好教导你……成年人的经验吧。”



变调的亲吻与接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才是真正被人忘记的部分,游木对此也不想深究。他们的关系既扭曲和顺理成章,两人一边互相嘲讽着触碰彼此,一边又刻意地在其他人面前维持安定的友好关系。



“游君可不能被我以外的人看见……”
“你不戴眼镜的时候才会好看。”


相反的话语,摇摆不定的态度令人分不清虚幻还是现实。



游木真并不是刻薄的人,但面对濑名,他一开始还抱着谨慎的态度,可渐渐的,在确定[与对方熟识]以后就往往止不住自己偏离轨道甚至针对性的吐槽。
是哪里来的自信?游木真自己至今也疑惑着。


或许是看到他因为自己而露出平时不常的或是得意或不甘的表情,他心口残缺的部分就会得到满足。



然而满足只是一时的,欲望无法一劳永逸,所以他总是乐此不疲地挑衅着,然后等待着引火上身。


“游君在被顶到敏/感点的时候就会夹紧?真可爱……”


[说羞耻话的时候,自己有反应的时候,濑名泉会异常兴奋。]
[足够满足了吗?]

水光模糊的眼努力聚焦,游木艰难地吞下到口的呻/吟。


“泉、哥哥——”
濑名怔了怔,身下的动作顿了顿。

“……”
“噗,”游木捂着嘴也没能阻止自己明快的笑声发出。他忽然非常愉悦,甚至不管那根勃起的东西还插在自己体内。平时软绵绵的清脆声音此刻刻意婉转地带了些妩媚,但更多的是调侃,“泉哥哥,你差点射出来了啊?”



“……”
“没错,差点啊。”

眼前的人熟悉的坏笑让游木皱起了眉,稍微感觉有些不妙——果然。



“因为游君这么说话,总让我有种强/jian幼女的犯罪感啊?虽然……还是不会放过你。”



游木想自己若是有力气的话,真想即刻一拳打碎他[号称]那张价值过亿的脸。



[欲望足够压过怯懦了吗?]
[可以大胆地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了吗?]






tbc.


修仙写了,本来应该早点的,但白天身体不舒服……。



评论 ( 4 )
热度 ( 64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