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烟花与你






[短打,童年杜撰有
[小小的预热甜饼……虽然想这么说,但是爆字了        





知名的梦之咲偶像学院经常会有大大小小的活动。除却紧张的对决演唱会与联合出演,社团和组合,以及以班级也会在节日时分组织起来,以公开或私演甚至是自由行动的方式,目的是让大家都玩的开心。      



而有些盛大的节日,更是连组合班级之类的界限也不必分清。  
夏日祭就是一例。    





八月中旬开始的夏日祭从许久前就开始预备了。说是准备,可需要忙碌的实际只有组织层人员。需要搭建的摊位舞台,节日当天的规划与人手分配,组合们表演的时间商讨,另外还有应急措施等一系列安排。那边忙得焦头烂额,可普通科的学生们边数着日子,边欢欣地讨论着该穿怎样的浴衣,偶像科的少年们也一副轻松的模样。  



常例的表演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夏日祭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巨型舞台。在缤纷气氛的渲染下,不用费多少气力便能吸引人气。在演出结束后更换浴衣,跟同伴一起参与到盛会中,可谓一举两得。  
此刻的学生会管理比起平常是很宽松的,日常的演唱会活动都因夏日祭的到来而减少许多,因此相对的纷争也随之减少,大部分学生会人手都暂时休假解除工作。副会长的桌上堆积不少提神饮品,眼镜换了好几幅,连续熬夜的成就便是校内装饰街场地的顺利搭建和……严重的黑眼圈。    




从转学生手中接过折好的信封的那瞬间游木真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可邀请的话语还没出口,女生又递过来一个体积不小的正方盒子。游木打开一看,是件折叠整齐的,全新的橙色浴衣。    



[我是受人所托,说一定一定要亲手交到游木君手中的呢。]  
[唔……谢谢。]    



在教室直接展开细看稍微有些尴尬,抱着盒子一路小跑的游木不知自己在紧张什么,人流很多的电车中他也把盒子护在胸前。回到家反锁房门后终于放松下来。三两下蹬掉拖鞋,游木把盒子与信封谨慎地放在床上。他正襟危坐盯他们出神,许久才拍拍脸惊醒过来。    



在……害怕吗?    
手指沿着信纸的边缘摩挲,游木又磨蹭了会儿,决定先把它移到一旁拎出浴衣铺展。    



是半截袖的衣服。游木比量一番,完美的剪裁,长度刚
好够到他的脚踝。棉质的衣料摸着很平顺,领口开得不大,绸缎的部分光滑鲜亮,纵横的条纹从肩头开口往下衍生,设计简洁,除却下摆几团似水墨泼洒的纹路外再无别的装饰。  
他翻来覆去看了几次都没发现商标,最后一次放弃时他的目光从浴衣转移到了被冷落的信封。其实不打开也能明白是出于谁手——在这个学院里,除了泉前辈以外不会再有谁会这样送他东西……如此费尽周折。    



信封最后还是拆开了。大张的白色纸条上书写工整,可文字不多,内容也简洁,很平常普通的写着时间地点。如果忽视掉落款的[あなたのお兄さんは(你的哥哥)],内容简单得让游木真甚至怀疑别的地方是否另有乾坤。  

——和本人多数时候纠缠不清的模样区别很大。他忍不住低笑,眼中透着愉悦与小小的无奈。把信纸折好冲放回装浴衣的盒子里,好好的放在床底,挽着浴衣安放在衣柜的一角。      




虽然怯懦没有消退,可是心口泛滥的波动和放松的心情都诚实的诉说着期盼。      



8.15。  


欢腾的庆典带来空前的盛况,偶像们上下午的演出收获绝佳好评。而当夕阳沉没,天色暗下来的同时,悬挂横梁的一排彩灯亮起,搭建的店铺前也开始吆喝,整条街沐浴在灯火中。本校的学生和经过验证的外来人员们穿着各色休闲装和浴衣,欢笑声令长街热闹非凡。花火闪烁的夏日庆典悄然拉开序幕。 



合掌委婉地向同伴们诉说后,游木独自钻进一条街。

Trickstar的舞台在庆典西方,为了各组合的和谐和氛围调节,校内现有的人气组合分配在四个点出演。他们的演出收获许多fans,虽然之后的庆典活动令人激动,但他们每个人依旧全力以赴地练习练习表演,直到谢幕完全退出观众的视线为止。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看着台下的观众跟随音乐,随着他们的表演而欢笑、情绪高涨时,获得的精神上的感动感动比物质与名气更加令他们欢欣。  



更换的组合衣服用手提口袋放好了,游木拉了拉衣袖,果然如之前比量的一样贴身。虽然晚风吹过时他袒露的小半截手臂和脖子有些凉,不过处于人潮中,周围的灯火通明洋溢着暖意,多少驱散了夜晚的凉意。    



学院的夏日祭能吸引人依靠的不仅是名气。学生会的有序规划下,大家提议的活动最大程度的实现。琳琅的饰品,热气腾腾的各式小食及庆典小活动,不论是摆摊的商家还是参加的人都十分和谐。愉悦的氛围是能感染人的,游木快速穿梭于人群,手中攥着濑名交给他的地点。谈笑的声响与风铃清脆的嘀嗒声风一样的从耳边溜过,就算没能切实的参与他们的话题,擦肩而过余光瞥见的笑容也传达到了他这里。  


穿着木屐和长浴衣行走不是那么迅速,行人也影响了他微妙的方向感。游木想自己应该赶不上Knights的编演……不,连谢幕赶不赶得上也是未知数。    



而当天空炸开第一朵烟花,他终于走到西街的表演处。 



搭建的临时舞台旁观众稀疏,看见穿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做清扫工作,游木就有些头疼。  



他手中的纸条已经失去作用,不过依照时间推论,演出应该还没结束太久,在周围应该能找到濑名泉。这真是种奇妙的感觉,平常都是濑名竭力想得知他的方位,再热情的迎上来,突然角色转换还真有些奇妙。  


像捉迷藏Game一样……不过,自他从转学生手中接过盒子和信封时就已经代表着[接受],他下定决心不再躲避,就会让濑名见到自己的成长。  




凭借直觉在舞台附近找寻一会儿无果后游木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应该可以用手机联系的,从一开始好好确认位置就……他失笑,自己恍惚间竟然忘记了这个最简单的方式,明明他最是熟悉电子设备的。
不过仿佛是那人故意躲闪,他前前后后把舞台找遍,再询问沿路的人也没得知濑名的去向。发出的讯息没有回复,电话也是暂时无人接听的状态。游木稍微陷入迷茫,虽说在这种地方信号丢失的可能是存在的、但怎么说都太可疑,可能性太小了。    




开始的激动和兴奋消退大半后,一点烦躁浮现心头。游木懒得在舞台附近继续浪费时间而选择一头扎进人群。他之前好像忘了这位前辈有[欺负后辈]的爱好,如果是想捉弄他的话,那么就让对方也试试能不能找到他吧。  
头顶的花火接连蹦出,照亮天际的缤纷色彩吸引人们驻足。游木仰起头、烟火在他的眼中划过。他本该和同伴,或者独自拿着章鱼烧和烤鳗鱼悠悠闲闲的逛街,或者买些东西回家沉迷游戏,现在却在寻找濑名上花费大半时间……明明是他先发出邀请的吧?      





“游~君?”  
“唔、唔唔唔?”    



濑名突然的拍打和叫唤差点没吓得他跳起来。游木真的口中还塞着热腾的熟食,手中拿着刚咬了一口的苹果糖,手提袋揽在手肘,突然被惊吓导致事物哽到喉咙,单手拍打着胸口顺气,身后的濑名走到他前面帮着他拍背顺气,还递给他一瓶玻璃装的气泡水。  
游木咕噜灌了几口冰凉的气泡水,脸上不自然的涨红消退不少,呼吸也总算平顺下来。他以怨怼的眼神望过去,而濑名只是笑笑,忽然握住他的手腕,凑近啃咬他手中苹果糖缺角的部分。    


“太甜了,”他皱眉抱怨,“游君怎么不先去找哥哥?”  
他睁大眼,对于对方流畅自然的动作无法评价,感觉自己又被呛了一口:“明明是泉、咳,泉前辈你捉弄人,故意在躲着我吧?”  
“怎么会,组合那边有事耽搁所以才晚了,那个地方又没有讯号……恢复信号的瞬间哥哥就给游君发短信了哦?但是你没有回应,”濑名示意他拿出手机,“乖孩子应该好好在原地等待才对。”  


“……我找了太久肚子饿了。”   




他该抱怨一顿的。可对话下来游木反而有种他不占理的错觉,是说自己不善于应对濑名还是他口才太好呢,又或许是两种都有。  
但反常的,之前心头一直留存的烦躁,以及轻微的不安,都因这个人的出现而消散了。    



“恩——是这样吗?”拖长的音显示着考究,不过濑名到底也没追问话语的真实性,贴近,“那么,让哥哥[久违]地带着游君去逛逛祭典吧。”    




每当他以为有稍微了解对方、追上对方的步伐时,濑名总是会做出些出乎意料的事令他挫败。每每中招和解决方案他至今仍旧不明。  

但是,却并不会讨厌。    



“既然不是故意捉弄我的话,泉前辈是怎么找到我的?”  
“直觉?……硬要说是了解游君的爱好吧,我在舞台周边没有找到你就猜你可能会被什么有趣的东西吸引了,真可爱啊~”  
“才没有……”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让他骤然回想起了不久前——不,是很早很早以前的烟火大会。    




那时的他年纪尚小,牵着母亲的手来到烟花庆典,却不小心因为被漂亮的金鱼吸引而被人群冲散。 
幼小的孩子没被教过如何应对,他望着周遭陌生的人们,恐惧感令他忍不住咬着下嘴唇低声哭泣,连手中的水果刨冰化了都没有注意。

有过往的行人关切的走近询问,他断续地描述出母亲的长相,好心的店家让他待在店内空处以防被人流冲走,他十分感激,但恐惧感仍旧盘旋不去。


后来是濑名先找到了他。




[因为游君对这些很感兴趣嘛、抱着试试的心情……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在他惊喜地抹掉眼角的泪花发问时,比他大一点的哥哥是这样回答的。



[不过游君不用担心,无论你在哪儿,哥哥都会找到你的。]
濑名温和地安慰他,紧紧牵着他的手。



绚烂的烟花在他们的头顶盛放。





他碧色的眼中映着烟花,映着旁边一直陪伴他的那个人,隔着镜片亦如此清晰。星点的火花在心口噼里啪啦地炸开,如同盘旋于脑海中的记忆般,久久不散。  
虽然烟火存留的时间短暂,一闪而逝,但很快就会有全新的、更加夺目的将其覆盖。夜空始终不会陷入寂静与黑暗,而有些东西亦永远不会消却褪色。  



游木真偏着头,明显的探寻视线引起濑名的注意。人群的喧哗声回响在耳边,两人之间却十分安静。  
濑名的脸上有浅淡的微笑,偏暖黄的光线映衬下他眼瞳的冰蓝也无比柔和。他没有如平时一样积极的开口说些激进的情话,只是沉默着,接过了他的手提袋,之前抓住他手腕的手向下牵起他的手,等待着游木主动开口。  



光芒,烟火,庆典,记忆。
温柔的你。




游木歪了歪头,笑意盈盈,柔光让他沉于一片暖色。



“我们一起走吧……哥哥。”  





end  

夏日祭是815,所以设置是真夏后
只是想写一点浪漫、暧昧的场景……  



希望能看的开心~♪






       

评论 ( 2 )
热度 ( 89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