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个人感想③】烟火之种

  


 

 


 

 *本章感情成分相当多,抒情成分严重,请注意

  *izmk  only

  

  

  

 


 [深埋于心中的星花火,与梦想之种一同生根发芽。]

  

  


  更换好服装的Ts焕然一新,开心的称赞服装,提及到转学生非常辛苦,北斗也贴心的关心队内的其他成员。

  北斗安排ts在演出前的活动,提到他们要再拍一次写真,因为更换服装,以及之前真没有参加的缘故。真绪表示担心真不善于应对镜头,而明星则提议让他尽量克服障碍(在ts专辑1的特典中大家就帮过真克服这个问题。


  真绪疑惑真现在在哪儿,而北斗的回答是——

  

  


  [游木的话,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陪在身体不舒服的濑名前辈身边。]

  


  北斗感觉他们融洽过分反而反常,真绪表示或许是因为凛月说了多余的话,所以他在忧心着什么。从第一章节凛月刺激真的话到现在,这种做法无疑是有成果的。

  至少没有如之前一样,见面就想要[逃避]。然而为什么在融洽中会让队友们感到诡异?一部分是因为大家抖习惯了泉真之前[你追我赶]的状态,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说话,安静待着……这样的情形是没有出现的。另外一部分就是,真因为凛月的话而矛盾着。

  



  从Kn这边的谈话,岚称[家才是最棒的]。他此刻对组合已经有了归属感,口头依然说着个人主义,但是实际已经凝聚在了一起。司和凛月是相反的状态,他从北斗那得到甜点,岚却劝导他是容易长胖的类型所以表示担心。

  

  


  ……然后,此刻求助的真出现了。

  

  


  岚的第一反应是泉[又]对他做了什么(…),并且表示自己是看不下去才过来闲聊的。之前从北斗的谈话中可以看到真是在照顾泉……所以果然是过于KiraKira了吧?

  真这里坦诚地表现出了对Kn的佩服。其实不仅是Kn,从Runway卡池,主线以及小说等多个地方,他也有意无意地称赞泉是[很厉害、完美的人],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他的憧憬。

  

  



  *接下来的一段。

  


  真说泉像暴走火车一样追着他。分析一下,因为泉从上午到刚才集合一直沉默,所以导致Kn的队友们担心他而送去休息,真抵达再过去照顾他,然后岚过来闲聊,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应当是安静的相处了一会儿(真开花前cg也能说明),然后稍微恢复了体力的泉一看到他就兴奋的追了过来。

  

  

  [哥哥在这里哦!在这里哦!永远抖在游君的内心的正中央哦哦哦……然后,也在游君教室的储物箱和游君家的床下!]

  [看到一个我,就当作是还有三十个我哦,游游游君君君君君]

  

  名言重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泉脑子有些发昏,他身体并没有好全,加上在烈日下又追了一阵。不过正巧应证了司之前说的[说过见到游木前辈就会恢复精神……],确实如此。

  无论是否身体不适,他在和真开玩笑、说出些过激话语时,脸上的笑容都是灿烂且真实的。

  


  真吐槽着他为什么大热天还如此有精神(只是因为看见了你),而泉则自动过滤,说只要有他在游君为什么会害怕?

  

  

  [没关系哦,放心吧,我会保护游君的!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恶意的伤害……]

  说到这里泉甚至眨了眨眼。

  

  

  虽然是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出,但他总会以这种方式说出些重要的话呢。[保护游君不受到任何恶意的伤害],这就是他贯彻的念想。在追忆4中他对岚说过,要保护游君,在主线前和英智的对话说[要保护最喜欢的孩子],即便是以[监禁]这样的方式,背负他的讨厌也要贯彻下去。

  由于真曾在模特时期受到[恶意的伤害],泉因而不愿重蹈覆辙而尽力想保全他。

  


  ……不经意说出的谈笑话,实则是他的真心和本愿。

  

  


 泉cg的那部分参杂搞笑的部分所以不多提,不过这里请注意一点。

  

  

  [游君就是讨厌我!你总是躲着我,还说我恶心!]

  [真不甘心,我明明这么爱着你……!]

  


  上面那句以开玩笑说出的真心话他贯彻始终,那么这里呢?

  ……这里也是他的真心话。即便用夸张的语气掩盖,但泉很在意真对自己的看法,联系后面我们就能看见。[DDD]发生的事Kn和Ts的成员都记得很清楚,那么作为当事人的泉更不可能会轻易忘记。

  另外,虽然他总是用夸张的语气说[爱着游君],但这并不是轻浮。

  


  真如他自己所说,很不善于应付泉,所以找岚求助。其实仔细一点我们可以看到,真确实总是躲避着,但他并不说[讨厌]泉,只是对于他的过激行为相当无奈。而如果泉用平常的语气跟他说话,他会小心翼翼,很紧张,却会坦诚对待。

  

  


  岚拜托真继续照顾泉,而接下来是真的cg部分。请先看这段。

  


  *公式书对真夏开花前真的描述:严肃的表情,像人偶一般。真把眼镜摘掉,凝视这边,但是能感到他的异常。

  因为平时(他的卡图)总是温柔地笑着,偶尔这样似乎也挺不错。歪着脑袋坐在泉的旁边,不戴眼镜的表情很严肃。

  

  真的开花前卡面是泉的视角。

  

  

  


  [如果让我来陪泉前辈就能避免重大过失的话,那是最[理想]不过了。]

  [没事的,我能忍耐,这是我擅长的事。]

  

  

  *非常非常重点的,真说的话。

  这里我会直接和后面的部分一起说。


  

  我想一开始很多人都会理解为——真是不情愿来照顾泉的,但是为了让两个队伍的演出顺利所以勉强自己,泉后面也是这样认为的。在泉的潜意识中,真是非常[讨厌]他的,现在来照顾他是在忍耐,泉心疼勉强自己的游君,同时他也感到很心痛。

  在不看后面的部分只看这两句话,确实如此。然而当把这章看完之后呢?

  


  泉在教导真时是微笑着的。细心并且严谨,而真在心中所想的也是[真不愧是泉前辈,和我完全不同的华贵美丽。]

  然后他再次疑惑[为什么他要对我这样庸俗平凡的人这么执着呢?]。

  

  游木真对自己是不自信的,通过同伴的努力他渐渐敞开心灵,学会大胆自然的欢笑,可他对泉的这个疑惑从很早前就持续到了现在。二年级初直到现在,他这个疑惑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认为,泉应该是[讨厌]他,对他[刻薄]才是对的。


  

  [不,这不是泉前辈的错。他从过去到现在,对我从来都只有善意。]

  

  ……即使是发生了DDD的事,周围人包括泉自己都或戒备或自责。模特时期的事亦是,泉认为是自己的错,因为[没有保护好游君]而愧疚,而真这边却从始至终没有对他的印象改观。依旧肯定他对自己的[善意]。

  

  他可以[忍耐]的是泉对他讽刺的言语,而不是与泉的相处要令他[忍耐]。无法[忍耐]的是他过激的爱语,这令真不知所措,所以下意识选择逃避。

  


  [这样的话还不如让他讨厌我、骂我、欺负我,我还能[好受]点,这样我还能理解,还能忍耐~]

  


  前面的话如果不结合后面真的独白,是会产生误解的。泉是很厉害的、他憧憬的人,即使不擅长应对他,但真去关切照顾泉是不需要勉强的。

  

  对于真来说,泉对他讽刺冷言是正常的,他擅自的离开了模特工作,是[背叛者],泉因此讨厌他是合理的。在主线中泉也确实说过,他擅自离开令他和其他人很困扰……因而更加加深了真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他对我很不爽,在生气,变得讨厌我了。]

  


  他无法理解的是泉态度的转变,Runway他也发出过类似的疑惑。应该讨厌自己的人若无其事的说着爱他,并且放弃了[最喜欢的模特工作]……目的是什么?是真实的吗?凛月对真说他对泉的感情没有回应却吊着,这样十分残忍。而事实是真在困惑,他不明确泉的本意因而手足无措,不知晓该[如何回应]这份看不懂的爱意。

  他知道泉对他的好意,知道他为自己着想,却单独对他的这份爱不知所措。不仅是他看不清泉的本意,他对于自己的心意……也十分迷茫。

  

  

  



  泉认为真因为DDD的事在讨厌他,真认为泉因为模特时期的事讨厌着他。这就是他们最根本的矛盾。

  

  


  我们从Runway的独白中可以看见,泉对于模特工作持有的并非纯粹的喜欢之情,[最喜欢]这个定语……准确的说该是——[最喜欢的孩子]。

  


  那么、在此矛盾持续存在的情况下,他们能正常的相处吗?

  我想之前看过的许多剧情不需要一一列举了。就算心怀不解,尚未坦诚倾诉,可他们仍然能够正常的对话交谈。

  

  

   真一直以来渴求的是摆脱人偶的形象,努力成长,绽放出自己的光芒——并且让泉,看到自己的活跃。他在憧憬泉的同时也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和原谅,因为泉是他认定的[完美强大的人]。时至今日他也信赖着他。

  

  在训练过程中泉夸奖[游君真是天才……]。之前他也说过类似的话,说游君是只要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成果都是他自己努力而获得的……剥却刻意嘲讽的外壳,他就是一位温柔体贴的哥哥

  

  他能一眼指出真的不足之处,也会笑着再鼓励调侃他。不仅是经验问题,更是因为他了解真。虽然不是完全了解了真的想法,但是对于他的习惯和表演方式,优点与缺点可说是很明了的。

  



  误会尚未解开,暴风雨即将到临。然而小小的烟花之种,已经同时埋在了两个人的心底,不会熄灭。安静的闪烁着微小的光芒,等待着风雨过后的绽放。

  


  

  tbc



  

  半夜写完的,边写边哭……bug抱歉了……




  


评论 ( 9 )
热度 ( 105 )
  1. 爍月_幻夜夜 转载了此文字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