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个人感想⑤】囚人之爱


前篇→


  

  *个人观点注意

  *角色心理、语言大量揣摩注意

  

  


  开篇便是泉的独白。我想大家都应该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形式的心理剖析了。泉是一个优秀、表面上毒舌冷淡的人,在对待粉丝的时候是完美的偶像,对待不熟悉的人耐性很低,有欺负后辈的爱好,在组合中是一个严苛又好心负责的前辈。

  

  他有许多种不同的面貌,直观来说就是——区别对待。

  这不是贬义词。依照亲疏关系而处理人际,是一种能断绝麻烦又简便的方式。大家或多或少都会如此,不过泉的表现上更明显些。


  不了解他的人会认为他是嘲讽的前辈,同伴们知晓并说他不坦诚,但不论评价如何,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泉表现出的,和他的本意实不相同,也就是简明的——将自己的目的掩盖


  

  所以他说出的话往往只是心中所想的一小部分。

  

  


  [……不如说是,是和游君一起工作。]

  [游君,果然变回了[和以前一样的状态]。不,还只是[快要变成]的状态啊……]

  [因为是游君自己的期望,我被他果断拒绝了……]

  [所以我没用资格强行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保护他,但还是会看不下去。]

  

  

  泉很珍惜能与游君相处的机会,之前我已经说过了。那么为什么他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呢?

  

  首先是,何为[和以前一样的状态]?漂亮的人偶,给自己定下规则并且遵守,顺应局势和周围人的眼光,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与喜爱——没有自己的心的存在。

  不表达也不倾诉,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一味忍耐。


  这里的[状态]不仅是在说真,也是泉当时的状态。人偶是无法自己行动的,必须要有人保护,但他在儿童的模特时代没有保护好他。所以结合前后,泉是在责怪Ts和转校生没有[保护]好游君。

  泉知道以前那样的状态、以前的游君是空洞的,但是他相信自己能保护他,结果是失败的。在经过[DDD]的事件后,泉尊重了真自己的意愿让他待在Ts,细心一点能看见,泉在监禁之后,虽然遇到真就会一如既往的说过激话,却再没有提到过让他来Kn之类的说法。


  他是尊重游君的[期望]的,也因为他的执着而无可奈何的妥协了。

  然而虽然妥协,关心、关注他的心却还在。只要真出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泉就会表现得很焦躁。


  

  中间的一段话和Runway卡池十分相似,反复强调的泉的独白,就是他最本质的心里话——[不能重蹈覆辙,要保护他],以一种自责的心态。

  有了瑕疵的人偶会失去艺术价值、他在怪盗活动中也说过,但同时也说,游君重生的光辉让他看到了,就算是有瑕疵也能闪耀,那里的泉是完全认可了真的成长的。

  



  [所以我不惜扮黑脸……]

  [不用深深地伤害他,也能将他锻炼好。]

  [就算是让我扮坏人也好,我想待在你身边啊……游君。]

  


  我最喜欢的泉说的几句话之一。伤害游君的大人们是将他当作了[工具],一件完美的能带来名誉和金钱的商品,他们会用尽华丽的装饰令商品更精美,却不会花费一点心思关怀保存。而一直说着[人偶]的泉,却是会实际的去行动,去照顾真。和儿时直接的关怀不同,成长后的他只能用拐弯抹角的方式,尖锐的刺激他,促进他的成长。

  但是他在嘲讽的同时却又不舍得下重手。这点从他对真的训练就可以看出,严格严肃,毫不客气的指出他的不足……可又不自觉的会去夸奖他。综合来看就是一位严厉又温柔的哥哥。

  

  他认为自己是[扮了坏人],殊不知在真的眼中,他从来都是那个[怀着善意的哥哥],一直一直,没有变过。



  

  [但是。游君你连恨都不恨我一下。]

  [你明明不爱我。]


  

  稍微、换个角度来看这句话吧。

  泉自己是不希望游君[讨厌]自己的,但更不希望游君对自己不在意。他认为自己招人讨厌、游君是在忍耐着厌恶对他微笑,并不是真心的对待他,所以他觉得痛苦。

  不希望被游君讨厌,但是比起欺骗,他宁愿被讨厌。这一点和真是一样的。真也不希望泉讨厌他,但是同时又表明自己可以[忍耐]泉的讽刺和厌恶。

  关于[爱]的说法,泉对真倾注了爱这毋庸置疑,他希望真可以回应,也就是说温柔的对待他。泉认为真夏中真的温柔不是出于他的本心,是在玩弄他。可前面我们分析过了,真却有一部分是因为不想他们二人的关系影响团队,有部分是因为凛月的话而尝试着不逃避泉,更多的是他也关系,关注着泉。

  

  ——如果是真正的[厌恶],无论如何也有推拒的理由。就算照顾是因为同伴们的嘱托,那么一起训练呢?真的独白中泉是很厉害的人,憧憬和认同之情显而易见……会有人一边厌恶着谁,一边又说想得到他的[认可]吗?

  自然不会。

  


  泉在真出现异常时会立即注意到,真在泉呆坐的时候也会过去关心他……主动地向他搭话。

  


  [泉前辈不是从来不会把违背自己美学的东西戴在身上的吗?]

  [别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不过是游君而已,居然敢那么神气。]

  

  实际上,这两个人确实很关注对方,了解对方的脾性和喜好。

  



  [虽然在泉前辈的眼里,我也许是个自己一个人就什么都做不到的人偶。]

  [我才不会把人偶当作弟弟来看待呢。]

  

  小真在这里小小的惊讶的[恩?]了声。他说不是很懂、不是没听清泉的话,而是不敢相信,以及认为泉是因为身体不适而随口一说。然而泉说的确实是真心话,在需要刺激真的时候,泉才会说他是[什么都做不到的人偶],他心中对真的定位是——结合Runway和他的独白是——[可爱而弱小的,如人偶般需要保护的孩子]。

  


  

  [但是现在,周围这么热闹……比我漂亮得多可爱得多的人也有的是吧。根本没理由执着于我一个人吧?]

  [虽然比起被讨厌,我也希望被人喜欢,但是正式表演中,我应该没有空闲来陪你。所以,你尽量别来缠着我哦?]

  [游木真君。我也是,一直都知道的啊。]

  


  我前面说过很多次泉真二人对彼此的真正看法了。所以这句简单来说,就是思维模式导致理解不同。真的意思是想知道泉执着自己的理由,他觉得自己并不特别,泉还应该因为背叛讨厌他。但是现在首要是[完成演出],如果泉在舞台上也扑过来抱他之类的就很麻烦,这里微妙的用了[陪]这个字眼,所以对于泉过去的纠缠你都是他应和他闹着玩?

  [别缠着我]联系上一句是指舞台上不要过激的干扰他,然而很可惜在泉的角度来看,真的意思是厌烦他过去到现在的纠缠。

  ……对比看出他们的矛盾所在。追究根因是没能完全的[敞开心扉]。


  让我说的话这两个人都不坦诚,比起Runway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我绝对要让【StarMine】大获成功。]

  

  真的决心。

  北斗说转校生想让Kn和Ts和好所以拜托了泉,真的反应是[这样啊。泉前辈一定很不乐意吧~]。真认为泉是很勉强才与他们合作。实际这种想法没错,泉不善于合作协调,可他在意你。


  

  [泉前辈这个人比其他人要更加认真,或者说理想更高。他好像一直没有办法做到大家一起友好相处。而且他的言行举止又很容易树敌,所以很容易招人误会。]


  

  憧憬关注的同时也了解他,真对泉的评价很高很高,如同他看穿了他隐忍的善意。

  

  [如果把我当牺牲品献给泉前辈,就能……能够帮得上……我愿意忍耐。]


  真说出的话用之前泉的话概括,[快要回到过去的状态,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因为不自信和怕拖后腿而勉强自己,不表达出自己的意愿,将自己放在[不重要]的地位。

  当然是被北斗狠狠教训了。


  因为是重要的朋友,重视的存在,所以一定要说出自己的意愿,和大家一起前行。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就算有也会一起弥补,他们是一同扶持的同伴。


  

  [今天的你,脸上一直挂着假惺惺的笑容。]

  [我们、还有那个濑名前辈的话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泉确实看出来了,但他理解为是对他的忍耐。而真这边,一直是种自我勉强的状态,强迫并看轻自己。

  可以看到,两个人在剧情中、课程中诡异的沉默都相当的多。

  

  

  

  所以所谓的囚人之爱,不是来源于谁的对待,而是自我赋予的[妄想]的枷锁。

  严格来说这里也是过度,是暴风雨即将过去的征兆。心疼中又带温情,泉真疑惑着、难过着,却也有很多人在他们的身边关心陪伴着他们,给予他们力量。

  

  



  tbc

  


  活动结束了我却没有写完分析,真的是非常丢脸啊唔、不过这事我觉得不能急,太急就容易误解,也无法写出我想说的,所以请见谅见谅~

  肝活动的大家辛苦!

  

  那么,接下来终于要到终章部分了,我会尽力写的。

  

  





评论 ( 16 )
热度 ( 61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