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声音







*前天[温度]的后续
  
  
  


游木真浑浑噩噩睡了许久。虽说入梦后对外界的感官就变得不敏感,可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冷汗层层外冒,十足的不安稳,最后还被剧烈的头疼逼得不得不睁开眼睛。



睡下之前自己在做什么……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一开始思考头疼就越加强烈。游木平躺着,盯天花板数格子。手脚酸涩且没有力气,怎么摆放都不痛快。他不太想要思考——刚刚恍惚睁眼一瞥,大致可以断定这是他们学校的保健室。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但光是躺着过于无聊,试着再度睡下又没有睡意。游木把能看到的格子都数了两遍,又哼着小歌开始数绵羊,但练习曲才刚哼了小半首,喉管活动带动脑壳神经阵痛,太阳穴突突地跳,他龇牙咧嘴到面部有些扭曲,想伸手按按,才发觉自己的手已经被谁抓住。



转动脖子的时候又难免是一阵疼,游木艰难地做成后出了更多的汗,没戴眼镜,眼前已经快开始冒小金花,令他不得不虚着眼睛。

顺着露在被子外的一小截手腕望过去,他松松地握着拳,手心全是虚汗,而手背被另一只手覆盖得完全。
很暖和。

那个手掌比他大比他白,贴合在他指缝的手指好像也比自己长那么点。再往上看些,银灰色的卷毛戳进他的眼里。


游木顺着那人发丝弯曲的弧度慢慢地看,七拐八弯就像之前数格子一样耐心。等到他感觉自己合上眼都能描摹出他头发的完整形状,目光终于落到了那张精致的脸上。


近距离观看才知道,这个人闭上眼睫毛显得更纤长且密集,鼻梁很挺,淡色的唇形状优美,是天赐一般的完美。
睡着的人本没什么表情,可他慢悠悠地看着看着,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蒙上了水雾,总感觉非常非常柔和。






真好看呀。
……等等?




游木偏着头想了想,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想不通究竟哪儿不对劲。直到被注视的人悠悠转醒,他再要挪开已经来不及。



“游君,醒了吗?”



濑名伸出手摸他的额头,轻声说着烧好像退得差不多。接着又揉了揉他的眼角:“是我抱着游君过来的,要好好感激我啊。”
“哎……哎哎?!”

游木真一下子清醒不少。苦于身体限制,他的眼神没多少震慑,发出的声音更是比平时微弱,但这并不妨碍他表现出不安:“不可能吧……要是被别人看见那不是很丢脸呜哇……”

“比起被我抱这件事,游君更在意的是有没有人看见吗?”濑名笑了笑,暧昧的摩挲他的手指。
“我才没有?!”
“好了,看来游君要坦诚还需要一段时间呢。先不说这个,”濑名收起笑容,温和地拨正他汗津津的额发,“游君现在感觉怎样?好些了吗?”



“……”
他最不能应对濑名泉的[这种表情]了,特别是现在自己的抵抗力全面降低的情况下。



“唔,没有那么热了可是头很疼,”游木咳嗽两声,“嗓子也疼,四肢很不自在。”
“这是正常的,游君需要更多的休息,”濑名点头,从旁边准备的食盒取出一只碗,“吃点东西吧,你睡了几个小时,就算不饿也该补充点。”
“嗯……是什么?”
“海鲜粥。”
“?!”


“开玩笑的,”濑名敲敲他皱起的眉头,“是薏米粥,正好顺便补充点糖分,喝得下吗?”
“可以……”他退后半分,最终拗不过濑名的投喂,乖乖的喝了温热的一口粥,“那个,泉前辈的课…还有你……”

“不用担心,我们两今天都没有课,我之前也吃过一点了,”看他还想说些什么,濑名泉抢先又塞了一口粥,“如果你想问组合,我也用你的手机发过短讯。至于别的,现在都别再想了。”
“哦……好。”



他轻轻低下头。

“那么……谢谢泉,泉前辈……”
“生病的游君跟往常比起来乖巧多了,不过哥哥还是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濑名细心缓慢地喂着,直到瓷碗基本见底。游木拿过纸巾擦去嘴角残留的米饭,滋润的喉管刺痛感消减不少,困意又逐渐涌上。





“要哥哥给你唱首摇篮曲吗?”濑名帮他盖好被子。
“才不要……”
“好,那快睡吧——”
“唔……”

已经听到了。




游木真蹭了蹭枕头,往被窝里缩了缩。他感觉自己的手又被抓住了,但是已经没有精力去管。



你的声音,支撑我的动力。
最好的摇篮曲。




end



本来是昨天该写完的,但是太不舒服了……
能写个三部曲(








评论 ( 10 )
热度 ( 74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