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海盐蜜柑、猫和狸(02)

 



          01

  

  



  “未打过抑制剂且没有经过抗信息素训练的哨兵在遇到向导时,会追随对方散发的信息素,意志力不定的哨兵大概率会直接被迫进入结合热状态。结合热状态的哨兵全方位能力都会在短时间内急剧增长,然后不顾对方向导意愿想要强制进行身体结合……”

  

  在专业课上对他们反复强调的理论,哨兵教师义正言辞地说即便是睡梦中被拉起来也要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将它作为每节课的开课导语以及班规贴示在最为显眼的地方,并不时进行突击抽查——最终的结果便是班里的人听到这句话就想睡觉。

  



  他们学校根本一个同龄向导都看不见!所谓的结合热状态基本只存在于想象中。

  所以他们除了感觉[烦,特别烦]之外完全没当一回事。

  



  现今对他们说这番话的对象变为向导学校的主任,跟他们教师的版本差不多,不过似乎更增添了许多细节。而唯一不变的是那副恶狠狠的态度。

  



  “……一个哨兵只能绑定一位向导,但在特殊的结合热下本能高于理智,即使有过先例和庞大的数据统计分析,这种状态下的哨兵会做出什么依旧不可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非常[危险]。对于未训练的向导和普通人来说,[尤其]是向导。”

  “所以才会诞生特设的哨兵和向导学校,让他们接受专业化的训练,与此同时也是令还没有自制力的哨兵和向导隔绝开,等到两方学校谈拢合适的交流期再会面。”


  “而你们,违反了两校的规则。”



  

  几位年轻气盛的闯入者一字排开,统一低着头把手交叉在腿前做出真诚的忏悔状。诺大的会议室中门户紧闭,主任的鞋跟重重踩踏地面,灰尘几近要卷着无名风扎进他们的眼中,训斥声空荡的突击耳膜。她说到情绪高昂处还手舞足蹈,恨不得把精神攻击实体化戳到他们的面前。

  

  他们刚被几个向导的精神波强行压制且反复进行暗示,所以注意力都不得不放在这位主任的话语言行上,音波直击大脑,体感相当糟糕,令人十分反胃呕吐。如果不是几人口才颇好,及时制止了那些人进一步对他们的心釜底抽薪,否则他们内心那些小臆想,甚至记忆都会被扒开窥探个遍,再摊开在太阳底下。

  



  羽风薫想,如果事先得知年纪大的向导都是这幅无趣的唠叨模样,那他以后还是果断的找年纪小些的妹妹交往好了。



  在他的设想中,向导的小姑娘们都该像花一样纯洁美好。纤细的腰身,甜美的笑容,捂着嘴害羞低笑时风掀起裙摆的边角,散发出蜜糖似的向导素让空气都甘美。偶尔假期间遇到的小向导便是如此可爱乖巧,久而久之他以为所有的都该这样,然而现实抽了他一棒槌,他突然后悔今天的侵入了。

  羽风垂着头,余光偷偷向伙伴们望去,大多和他一样神情疲惫,对训斥的主任暗下忿忿不平。只有最左边的濑名看上去好像有点怪异,视线放空般盯着窗外,既没有对那些话产生抵抗情绪,又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该不是想着回去怎么跟他算账吧?他忽然觉得有些寒冷。

  

  

  


  “幸运的是,在你们之前出现过[此类情形],向导学院的成员课程之一便是学习怎样应对类似的突发情况,所以你们的入侵并未对向导和学校造成实质性的影响,”说到此处主任慢悠悠地推了推眼镜,目光扫视那群莽撞的哨兵。有人很应情景地发抖,于是她满意地点头,“但不幸的是——”

  

  

  濑名泉的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脚踩的土地,周围的人和事都无法让他触动。他现在满心满意都在想另一件于他更要紧的事,悄悄展开了屏障隔绝噪音,那位女主任过于傲慢,只顾威风凌凌地施压而没有仔细些留意他们的小动作,故而濑名也轻松,连表面的伪装功夫都懒得做。

  

  潜入向导学院的前一晚,几个半大不小的男人窝在一起闲谈。虽然政策上要求他们必须在特定地点接受特别的教育,可这不仅是为了保护能力比他们弱的普通人,更是要让他们专业化学习,再然后利用他们的能力让其站在特殊岗位,为个人乃至社会充分贡献。虽然说起来很严肃可怕,不过实际他们的生活和一般人别无二致。

  



  烦恼的事相似,进入青春期思索的事亦是。


  聊着生活近况、槽完严格的老师之后,话题不自觉地就偏向他们未来的邻居。他们很巧合的是率先享受新校区搬迁的人员之一,自然令人兴奋不是新的环境,而是对大多时间只存在课本与想象的[未知的向导]有莫大的兴趣。

  学校禁止他们在校的活动限制,而对于周末假期则要求放低,只要不在无登记下擅自结合,哨兵和向导的正常交往是允许的。

  虽然是这样,但这套大人们默许的规章通用于全社会,家长们大都会严加看管好自家的毛小子,少数的玩得好的世家才会允准孩子来往。

  


  对于大多数涉世未深的小哨兵来说,活生生行走还可以说话交谈的向导如同稀有生物。



  

  投下石子使平静的湖面有了波纹之后,波涛越加激昂起来。羽风谈起来就停不住话匣子,不住大力赞美他放课后偷溜出去偶遇的那几个女孩子,从长相到她们独特的魅力。他说得天花乱坠活灵活现,听众蠢蠢欲动。本来没那么夸张,可现下气氛太好,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存着些青春期妄想。一旦被勾起,困意和倦意都阻挡不了他们探索的步伐。

  

  “向导对哨兵的吸引力,怎么形容呢……用一个词概括就是情难自禁,”羽风遗憾地巡视四周,赤条条的大咧咧的男性,他又不禁叹着气继续沉入美好的幻想中,“我们所处的是废弃工地,向导学院那边是仙境。我们这里淡的像白水,那边就是玉露琼浆。”

  


  最后的总结话语直当地引燃了导火索,一群人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即冲出校门奔到隔壁。

  煽动效果满分,洋洋得意的羽风满意巡视四周,发现在一片欢呼声中有人纹丝不动,好像在刻意泼他冷水一样。于是他也将矛头对准对方。

  



  “你们看濑名,他就是那种标准不懂情趣的人。对了,你不会是性/冷/淡吧?”

  正在看书的濑名泉觉得莫名其妙。他并不是没听见,只是感觉没什么意思故而选择性忽视,没想到锅从天降。


  

  “闭嘴。”他的语气不怎么好。

  “那明儿你去吗?”

  “你敢在莲巳面前把刚才的话再复述一遍吗?”

  “……”

  



  最终他还是跟着来了。不是因为和羽风赌气,而是被自家的精神体吵得睡不着午觉。平时小波斯猫高傲又安静,和他的交流不多,是与他如出一辙的冷淡性子。而今天却尤为诡异,不知从哪儿跑回来对他嘶声吼叫一番,又迅速地跑开。濑名稀里糊涂捕捉到几个关键词——他知道他的精神体不喜乱跑,更不会被哨兵吸引,那么答案只剩一个。

  醒来后无事可做,他本着打发时间的心思跟着兴致勃勃的人们溜到边界围墙,顺带撑着把遮阳伞。


  当领头的羽风一群焦急等待放学时,濑名盘在算着今日的课后作业和练习;当校园内的嘈杂声响起来、他们凑近专心致志地盯着紧闭的大门时,濑名瞥见自己的精神体突兀地蹦出来,兴奋地在他的脚边乱跳。

  



  [喂,难道你也是像他们那样——]濑名拎起小猫,向它比划着羽风薫一干,[肤浅?]

  [喵呜——!!]

  

  当然收到那只猫的强烈反对。

  



  身边同伴的气息骤然猛烈,濑名循声望过去。一群群少年少女穿着统一制服从教学楼走出。确如羽风所说的,他们的身上散发着青春期独有的活力。比起姣好的面容,跟随微风吹拂而来的、春日里让人晕眩的甘甜气息更慑人心魄。

  “……”但不知道为何,濑名总感觉差了些意思,他甚至有些不能理解周围伙伴们的激烈反应。在他看来,那些欢腾的姑娘们本身,连同她们带有的气息很有魅力,但只限于欣赏的角度。像他看过的流行杂志,美的图片事物能吸引他停留称赞,可翻过后也就过了,并没有那么深刻的印象。

  


  ……所以,当旁边的人跃跃欲试红着眼要越过那道格挡小向导们与他们之间的屏障时,濑名泉确信这群人已经失心疯了。而当几个人真的跳过去后并朝向向导们冲过去时,他觉得他们已经玩儿完了。

  



  “站着别动,你们。”


  里面慌乱的声音很快传出,濑名头疼地瞧着乱成一锅粥的场面,后悔自己的一时兴起。说实在的,他很想快速脱身,但回头对起口供大概也会落下包庇的罪行。不如尽量减少损害好了。

  

  他一个助跳,利索地越过铁丝网进入校园内部。拍去身上的灰尘对外面的几个人做指示。正想知会身边的人一同商量怎么逃跑,却发现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更糟糕的是,他感知到向导的存在了,就在几米之外。

  “嘁。”

  


  对方很谨慎,躲在隐蔽的灌木丛放低姿态和气息,明显接受过专业训练。如果他没有冷静剖析估计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当然,他那群笨蛋同伴就完全没觉察。不过好在对方似乎没有太强的攻击性,如他一样很小心地观察全局,濑名挺认同这种意识。

  是挑明身份还是消磨对方耐心?他这么想着,他的猫却忽然安静下来,恢复了一贯的高傲模样。乖巧地蹲坐在他脚边,挑起下巴,异色眼认真盯着草丛的某一处。


  濑名也凝神屏气,感知到缘由后笑了笑。

  



  “向导先生。”

  该说是巧合还是缘分?

  


  青葱的草木中冒出一个亚麻色的脑袋。阳光洗刷他每根柔顺的发丝和睫毛,小向导睁大眼睛谨慎地望着他,怀里抱着属于他的小精神体——一只毛茸茸的,和他一样眼睛很大的狸猫。

  



  “身份检验结束了吗,向导先生?”

  年龄看起来应该比自己小,长相看起来肯定比自己小。



       水果的气息,阳光的气息,混合起来涌入并淹没他的感官。

  

  甘美的、可爱的。

  在春和日丽下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


  每一个细胞雀跃起来是什么感觉?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都在叫嚣着靠近接触是什么感觉?

  


  濑名当即决定收回他之前对羽风的一切嘲讽。

  



  “我可以标记你吗?”

  “……”

  


  站在他面前抱着精神体的可爱向导低着头犹豫了几秒,接着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发精神波冲击。

  

  

  



  tbc




      拖了很久但是我没有忘记!大家阅读愉快~





评论 ( 13 )
热度 ( 92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