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海盐蜜柑、猫和狸(03)

       前篇:02


 

  濑名泉不知该怎么吐槽他那群愚蠢的同伴才好。 



  在他主动被制服的不到一分钟内,羽风等人也被灰头土脸地带过来了,几个人在成年向导的威严下大气都不敢喘,身体还隐约瑟瑟发抖。初来时的嚣张气势丁点看不见,领头的羽风薫像根被摧残焉儿了的黄花菜,看来是武力压制得过猛产生了心理阴影。


  嚯,你们真是无能。感情连小姑娘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抓住了。




  捂着头的濑名瞥了眼他们颓废的模样,像押罪犯的姿势背着手低头,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他的头受到精神波的影响略微有些晕眩,颠倒了时间线一般晃过零碎片段。内心本来挺不自在,可这么一对比看,自己现在好好的站着,不会因旁人路过送来的侧目而羞愧,而对面恨不得让自己的存在都立刻抹去。他整整衣袖,被拖累的埋怨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还想面带微笑嘲讽他们两句。不过在这种形势下不太合适……濑名压制住得意上翘的嘴角。

  蓝瞳从悲惨的同伴们身上转向一旁安静站着的小向导身上。他穿着浅色衬衫和牛仔裤,外套的领口往里翻,不整齐但很整洁。小向导没有和旁人一样时刻盯着自己,或是露出凶狠的表情。戴着眼镜的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根本看不出刚才果决攻击他的锐利。虽然这样的反应让濑名多少有些失落。

  他侧脸的线条干净柔和,镜片后的瞳孔中安静地闪着星屑光辉。为什么要戴眼镜呢?……算了,这不是重点,不会影响他的样貌。


  濑名伸手帮他把头顶的树叶摘下,触碰到对方的发窝时他警惕地蹬过来。濑名没说话,只是晃着手中的叶子。小向导半信半疑地瞧了他一小会儿,果断地收回视线,接着闭口不语。

  濑名看着看着,连刚被对方攻击过的事也忘了七七八八,头疼不知为何自动消退了。他小心而专注地瞧着旁边和他差不多高的向导,生怕被发现又想要再多看一会儿。

  



  “喂、濑名——喂。”

  “……怎么?”


  

  现实总是那样残酷。烈日的光芒像是那人眼中闪耀的色彩,天空悠游的云朵缓解他的烦躁,顺带也能让他悠哉地忘却自己所处的窘境,而糟糕的叫喊瞬间就将他扯回长久的唠叨中。

  说实话他不搭理向导的教导并不是完全的蔑视,而是还在因为十多分钟前的美好初遇出神,现实回忆对比过于惨烈,他宁愿重温也懒得面对现实。除此之外——另外便是同伴话唠的问题了。他的同伴,比如说眼前这位,总有着打断别人思考的特异能力,濑名感觉这甚至远胜于他身为哨兵优越的身体素质。

  


  “你好像一直在出神,想什么啊?”羽风薫压低声音,瞅着女向导转身喝水的空隙捅濑名泉的肩膀。

  “没什么,”被打搅后的心情不怎么好,连带语气也更加冷淡。濑名复杂地瞧他,发现到了这个地步这家伙好像还有闲心八卦,真是出奇的乐观,“说起来你们怎么那么快就被抓住的?”

  “别提了,可能是由于结合热强制勾出本能,我感觉头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只想着往闻到向导素的地方奔了。但是还没跑两步——教学楼的门我都没打开,就被很多从四面八方来的精神波撞得差点飞上天,最后摔了个大跟头。”


  还好你没碰到大门。你怎么没直接飞出去啊。


  羽风激动地比划着,越说越奖,濑名见状不妙,急忙在女向导发现前按捺下他的手舞足蹈。

  “我看你现在脑子还不冷静,要不要再来几次精神波洗礼套餐?”

  “不了不了不了,我现在连向导的脸都不想看见。”羽风突然惊醒,帅气的脸上满是惊恐,头摇得像拨浪鼓。

  “这就对了,安静。”



  

  即便哨兵体能优秀,却也禁不住长时间的站立,免不了腿部肌肉发酸,而且哨兵本性偏暴躁,掩盖地再好也会反映在身体各种微小的动作上。几个受罚者强忍躁动的模样映入女向导的眼中,她满意地点头。对面的小动作她不是看不出,好整以暇地放缓语气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某种时候比暴力更有成效。

  

  “咳,”她清了清嗓子,摁下胸口的对讲机提高声音,“游木向导,麻烦进来一下。”

    眼镜青年推门而入,羽风瞧见旁边的濑名眼睛都直了。他下意识产生不明的危机感,一时想不太明白又觉得不妙,于是选择默默和他拉开了距离。

  女向导的表情柔和了些:“把文件给他们吧。”

  “恩。”

  


  青年走到他们面前,将怀中的文件抽出再递给他们。本来是相当简单的工作,他经过最后一个人时却遇到了麻烦。

  “……”他皱了皱眉头,苦恼又有些恼怒地望着越过纸张捉住他手腕的人。不用精神攻击的情况下向导的力量远不及哨兵,更重要的是他不太懂这人忽然跟他作对的原因是什么。报复他刚才的突然袭击吗?



  濑名的确挪不开视线了。


  巧合的再遇到刚才为止还心心念念着的人实在是幸运,濑名感觉自己足以忘却今个遇到的一系列倒霉事。小向导换掉便服穿上了学院统一的两件套红色制服,和自己身上的深蓝制服颜色很是搭配。格子领带束得不错,服帖地压在外套下,整体感觉比刚才成熟不少,胸前银色的纹章和后面的女向导稍有不同,看来还不是正式的指导官。

  露骨的注视盯得他不自在,何况还是在这种众人注视的场合下。游木真暗叹今天的倒霉,主动拉近距离,低低地对哨兵说道。


  “濑名泉,放手。”

  “游木君,怎么了?”

  “没…什么,是这张文件打印有问题,”在对方惊愕之余他迅速抽回自己的手,重新拿了张文件塞到他手中,快步退后道,“导师,都发放完毕了。”

  “辛苦你了。”

  


  青年退到一旁,悄悄揉捏被抓疼的手腕。濑名当时耍帅的目的不是为了——不仅是为了调戏向导,可那些话传入游木真的耳朵里就不那么回事了。


  哨兵和向导的结合于双方而言都很重要,在非死亡情况下一旦正式绑定便不得分离。极端的情况下却有将已经绑定的哨兵向导强制解除的方法,但那对于双方而言都极为痛苦,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疼痛的后遗症大概会永远伴随他们。

  所以导师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教导便是——让他们学会认真选人。信息素引发的心动一瞬间足以,故而有临时绑定的存在,可正式绑定是终身契约,不容有反悔的余地。它既是甜美冲动的诱惑,又是另一种意义的约束。


  第一见面的人开口就是要标记你,不论后面又发生什么,那时的游木真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轻浮。



  向导对哨兵的特殊攻击可以快速浏览他们的记忆,游木通常不这么做,一来他没有偷窥的喜好,二来这样对于哨兵来说也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但是这回例外了,他要为自己和精神体讨个公道。

  濑名……濑名泉。

  游木在心中愤愤地记下这个名字,哼哼地画了个叉。



  记住你了。

  我要把你黑名单。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68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