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祭】朔间凛月糟糕的一天




[泉真&凛绪
[第一人称·ooc注意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的话,我一定会尽全力拒绝小~英的提议,或者在开始之前就逃离体育场。



不知道各位是否有这样的感觉,每当到学校[需要]的时刻,天气总会顺应着他们的心思。考试、课程、运动会,无一例外,正如正课老师们可以随心所欲掌控选修课老师的身体状况般,上天从来只做锦上添花的事。单方面对学校获利的角度而言。
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这个阳光,实在太过毒辣恶毒了。


这是身为吸血鬼的我的天敌,而可悲的是,我还必须在这天敌的荼毒下表演杂耍。


然而,作为虽然原因不同,但应该和我同样不善于应对太阳光射线的现任会长——天祥院英智同学,却不知为何露出极为兴奋的表情。不但报了许多体育项目,还组织红茶部的成员一同应援。
一年级的小创一副想要努力的模样毫无犹豫地答应了,在与小英口舌后,他强行在不动用会长职权的情况下击败了我。

真是狡猾。


话虽如此,参与不代表尽心竭力,假如体育祭开在夜晚,或许我可以考虑出百分之几的力,不过这不可能。
搭建好红茶部的躺椅和遮阳伞我已经耗费了今日份的气力。本来想去找真~绪让他帮拎东西的,顺便拎一下我也不错,只可惜他先一步被篮球部的部长叫走去练习项目,我觉得十分沮丧。红茶部其余的人加一起大概都没我三分之一的力气,所以干脆跟在后面挥动手花,权当练习应援。


当我们在运动场安定下来时,场地已经聚集许多人了。学生会搭建营帐的效率超高,而我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大家都穿着体育服活力十足地聚集在一起,赛场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虽然我一贯不适应太过[耀眼]的存在,可在被我的青梅竹马拯救——强行地从黑暗中拉到光照下,与这个世界接轨。从那以后,对于这些景象,我也终于可以不受到焚烧伤害地勉强接受了。



在比赛之前,各个社团和班级可以自由使用场地进行排演。我很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参加社团还要同时参加以班级为单位的比赛?在同社团中也存在成员分别在[红组]和[白组]的情况。同伴一起训练再作为敌手到赛场去分胜负吗?难以理解。

还是说平时演唱会过于劳累,故而体育祭只是用来放松心情的活动、不必在意名次吗。
貌似意义不止如此。


解答我疑问的是我的队友、Knights的代理队长濑名泉。以及他青梅竹马……竹马的游木真。


两人同属于网球部,按理说一起训练无可厚非,以某个时间点为分割线,他们的关系看上去没有那么僵硬……可是动作一如既往地引人瞩目。

在我的记忆中,濑酱也是极度厌恶[天热]和[流汗的]。即便是在训练室,若有阳光照进来令空气变得燥热时,他会唠唠叨叨老半天。而这时如果有谁和他上去进行肢体接触,那么大概会被记仇很久。

而这些在[他的游君]面前,都是不存在的。
怎么说好呢,能双标到如此地步也算一种性格特色了。

而相对的,游木君应该也没有意识到,不躲避濑酱的状态下,他每次[拒绝]濑酱的肢体接触都只在口头上。就像现在,和真君每次都嚷着麻烦却还是照顾我一样,除去让对方感觉到[撒娇]与[可爱]一类的词汇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而且他们对话起来都时常旁若无人,完全没控制自己的音量。所以很不巧的,由于我的听力还算不错,他们的对话知晓了七八。

看样子关系的确好了不少。




比赛按时开始了。打着哈欠站在赛道上准备接物比赛时我再次想,为什么不开设睡觉比赛呢?我可是无论在何种艰难情况下(前提有膝枕)都可以极速入睡永久沉眠不醒的啊……快点结束吧。
摊开上面写着[阳伞]的纸条,我瞥见真君在思索一秒后迅速跑远,而我……我第一反应是去抗红茶部的遮阳伞。但是我在停下思考的这时间里,阳光已经消耗掉我为数不多的生命和体力,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抗一遍了。


在晕倒前的前一刻——我好像听到了我家那位不成器的哥哥——勉强算是兄长的人的声音。
今天真是倒霉透顶。


顺利拿到阳伞,可我的心情莫名复杂。



另一边,濑酱不知从左半球还是右半球奔跑到他的游君身边,完全不顾形象影响地大喊大叫,以方圆二里都听得见的声音。
交代任务物品的我勉为其难地像兄长道谢后我也去凑了个热闹。实在不得不令人在意。
出乎意料的,游木君并未因为我上次对他的暗讽而对我回报以冷漠的态度,他一面努力沉下脸(没成功)拒绝快贴到他脸上的濑酱,一面微笑着感激我。


是个单纯的人呢。
我也忍不住想再对他说几句……然后确实只说了几句而已。


在听闻[游君被欺负]、[其他人叫游君]的瞬间,濑酱就像被点燃一样一本正经地开始斥责我,再自顾自地说如果有谁敢欺负他的游君,就会出头把对方打到站不起来。旁边的游木君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不知是害羞的成分多还是害怕来得多。
讲道理,我喊人的时候风格一贯如此。难不成应该叫[游酱]?……像女孩子的称呼。



我为什么要跟他搭话?
不对,我根本没有在跟他讲话吧。

令人窒息。还好此时我了解到他想要借的[眼镜]已经被真君借走了,心里宽慰不少,不愧是我的真君。





轻易幸灾乐祸总会引来现世报。



在参加拔河比赛的期间,看到友方有濑酱而对面站着游……游木君时,我好像预料到了结果。
赛前双方进行友好交流,果不其然濑酱以光速奔过去拉住了游木君的手,幸而在场都是熟人,大家见惯不惯,只有一位一年级的学生表情似乎很混乱懵懂。

我听见濑酱先是像几年不见地拉着游木君寒暄问暖了一番,接着再凑到他耳边说悄悄话。游木君今天一直维持着微妙的表情,他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是没成功,于是低声对濑酱说不要这样,请好好比赛吧泉前辈。
濑酱更加开心了,抱着游木君开心着说游君难得如此关心哥哥为他着想他真的很感动……说实在的,听到这里我已经想离场了。

一刻钟前我刚刚被真君拒绝,拒绝甚至是毫不留情地拒绝,免疫力和生命力同时下降,老人家经不起这么折腾。


犹豫以身体不适退赛时濑酱走了回来,一脸满足。看着队友的副会长重获眼镜正在调整的模样,我姑且问了濑酱一句,他该不会临场反水而使白队输掉吧?


“输?怎么可能,”他一脸莫名其妙还带着嫌弃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望着对面的游木君(同一时间游木君打了个寒战),“不听话的孩子有时候需要些鞭挞才行呢。失败后惹人恋爱的沮丧表情也很可爱呢♪♪♪”

我开始隐隐有些胃疼了,不知是不是跟真君待久了被传染的缘故。


“那你刚刚就过去寒暄而已?”
“啊啊,本来是这样的,但是游君好像很想快点让对话结束,所以我——”
“所以你?”
“——我就对他说,[那体育祭结束后一起去吃饭吧],以此为条件结束了对话。呼呼,游君真是天真啊。”
“这是那么值得开心的事吗?”

作为每天和真君用餐,被他叫醒上学再叫醒回来的我来说,确实感觉他的反应太过夸张了。



不出意料地,濑酱瞪了我一眼,得意忘形地说道:“那当然,和游君相处的每个时间都——而且吃完饭后可以顺便请他到我家~♪”


……我为什么要跟他搭话?
真是糟糕的一天吧,我再度这么感慨到。



那么今天、一定要要求真君给我双份的膝枕。
就这么决定了。


end


附,两周后他们正式交往了,真是可喜可贺。



fin



因为rock只能让我想到糟糕的事,所以就先写欢快的体育(?)了
阅读愉快~



评论 ( 8 )
热度 ( 148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