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如繁樱一般




“大家看镜头——准备!露出笑容!!一、二、三——拍!!”



四月初。

旭日初升,光线穿过连绵的丛云。这个时节的春樱已经开过一轮,新开的粉色花朵一个接一个,依旧是极其繁茂的模样。高树新枝,飘落的零碎花骨朵薄薄的在道路上柔柔地铺了一层,为平常的上课路途增添些许艳色的点缀和芬芳。


3A班的学生们穿戴着整齐的制服挤在教学楼前,商量着要摆什么姿势才显得庄重而不拘束。




之前讨论时明星昴流建议每个人在肚子上画个鬼脸,因为画脸上他们之后还要回去上课很不方便,然而画在肚子上放下衣服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他的逻辑无懈可击,接着便遭到除他以外的全体成员否决。
神崎为了保住自己的刀差点当众跪下,大家一起把他围住劝说许久,最后乙狩想出折中的方法——让他站在中间,再调整相机的角度遮住那把刀,这事才算告一段落。

作为班长的冰鹰和安子一同制定了详细的安排。集中精神先正经地拍一张底片交给学校存档,后面再随意拍几张自由的姿势。大家开始极速默契地按照体育课的从高到矮,后来发现不太对劲,又嘻嘻哈哈地重新排过,让唯一的女孩子站在正中间。
游木的位置比较靠边,他安静地望着身边的同学,清凉的空气带着花香吸入肺腑,他呼了口气,慢慢调整好笑容。


之前紧张准备许久的毕业典礼,待到真正到临的那天反而平平淡淡。游木心中有些茫然,走上礼堂的主席台时感觉周围的声音模糊成一片。他的好友——现任的学生会长在上台前轻声安慰他。


——不要紧张,很快就会结束。

结果从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时,酸涩感还是瞬间从不知名的地方席卷全身,泪水几乎立时要溢出他脆弱的眼眶。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那么久。

游木仿佛觉得昨日的自己还是不喑世事的孩童,盲目地听从大人,寻求他人的温暖与庇护。而一上闭眼,他还能想起自己首次抬头望着梦之咲大门的场景。风和日暖,刻着学校名字的边框煜煜生辉,他也是怀着类似现在一样懵懂迷茫的心境,唯一的不同是再无消极的情感包含其中。
而今天之后,他便要离开这个带给他人生重要转折的地方,再度奔赴向更加广阔未知的社会。

努力抑制快要走形的声音,他哽咽着鞠躬道谢。


在走下主席台之前,游木真的目光晃过台下密集的人海,视线不那么清晰,所以他没有找到想见的人的身影。



后方忽响的铃声伴随着学生们的惊呼,令他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后,又很快一同消减下去。


拍完第一张后大家的表情明显放松许多,连一贯严肃的北斗都即刻缓和了表情。他们一股脑散开,接着勾肩搭背做些搞怪的动作,原本的方块队形迅速变得乱七八糟,不过没有人在意。


“准备好了吗——”
逆先夏目在摄影师按下拍摄键的前一秒取下了头上戴着的魔术帽,抬手往空中撒了一把细碎的光粉。



绚烂而夺目的阳光,光线下生气又闪耀的面孔,永远地定格了下来。




“阿~木,不跟我们再多待一会儿吗?”
放下电话的游木真被好友勾住了肩膀提问,附赠kirakira的坏笑。他一下子紧张起来,说话开始打结。

“哎?我,那个……没……”
“好了,你就别逗他玩了。”
“有什么关系嘛~”明星抓住他的肩膀往前一推,大方地挥挥手,“快去快回哦!我们只帮你请一节课的假!”

他愣了愣,随后欣喜地点头。



“……嗯!谢谢你们!”




教学楼后空地的树与花,今年也是那么积极地生长和开放着。



一年以前,他站在几近相同的位置,被某位学长强行塞了一手的纽扣。对方热情地像要把自己全套制服都打包给他,游木推拒许久才打消他可怕的念头。即便如此,他的双手仍旧几乎捧不下那些纽扣,却又一颗都不愿意落下。
一年后的现在,季节正好走过一轮,风景依旧。似乎比之前更明媚的阳光,整个世界的色彩在观赏者心境的渲染下鲜亮斑斓,风中纷飞的树叶花瓣匆匆而过,落在他的脚边又稀疏地吹向远方。


他取下靠近心脏的第二颗纽扣,穿上红线,静静地伫立抚摸着树干的表皮。




纵然世间万物时刻在变换,离别的人们于缘分指引之下千回百转,最终也能再度重逢。
将这情景再现。

就如年年岁岁相似盛放的繁樱一般,层叠的花朵作为他们的见证,久开不败,吹又复生。




他屏息等待着,听见有谁的脚步声响起,一步一步踩着他心跳的节奏,越来越大,制造出巨大的漩涡。
他听见呼吸声,感受到一只手轻轻拂开他头顶的碎花,然后缓慢下移,干燥温暖的手掌贴在他的面颊上。

游木偏过头,撞进一片宽广温和的海洋之中。



这是——
[命运的红线。]




end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