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短打】和大人吃饭是怎样的体验



游木真,男,17岁,现在正面临一个巨大的人生危机。
他,吃不上饭。

濑名泉,男,17岁,现在同样面临一个巨大的人生危机。
他,没空吃饭。




中秋佳节,月圆人好。被无数人赞颂的月夜的确无比美好, 一轮明亮的圆月高挂,皎洁的光辉洒满。可惜这些游木真都无福消受。
他瑟瑟发抖地被一群大人包围在饭桌中间,不知这场聚会何时才会结束,孤单乖巧的模样看起来瘦弱又无助。


但实际上,他已经饿的不行了。



从进门坐下到起身跟长辈打招呼再坐下又起身,如此循环以后游木真颇有比训练还累的错觉。亲人带家眷,家眷再带朋友和家眷,人越来越多,他不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游木在母亲的指点下勉强一个个招呼打过去,笑得脸快要僵硬。他恨不得自己在别人眼里即刻存在感归零。
在众人热切的聊天中度过一段难捱的时间,仿佛做贼般,他的手几次伸向手机又缩回。屏幕还是暗沉的,他的心也沉在底端。

炒菜和凉拌菜很快的上了,但桌上竟没有一个人动筷。大人们就像刻意无视一样,对眼前冒着热气的食物视而不见。说话的声音倒更大了些。
现在伸手的话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他的目光偷偷瞥向对面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对方毫不在意地低着头玩手机。游木觉得羡慕极了。
肚子的饥饿感似乎加重了。


他隐约听到有人说等菜上齐了再动,然后给每个人倒了半杯葡萄酒。
大人的世界真是难以理解……。

他这么想着,灌下了第二杯茶水。



同一时间点,濑名泉也在面对着诸如此类的烦恼。他的父母今年也招了一帮亲戚来。不过,作为旁人眼中的优秀典范,这种场合他已经能应付得得心应手。
不过今年略有不同。


濑名的视线在手机和亲友的面孔上巡回。



游君现在在做什么?昨天他有提到要和亲戚们一起吃饭,现在正在吃吗?饭菜要是不和口味他吃得下去吗?要是自己不懂吃坏肚子怎么办……

说实话,他平时虽然对游木真关怀过度,却也没有像这样琐碎唠叨。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无法见到与了解他情况而产生的慌乱。


要抽空发短信或者电话不算太难,不过如果打扰了游君或是被其他人接到电话就糟糕了。
濑名略有些懊恼,连眼前可口的菜肴都觉得没了胃口。




吃太快还是吃太慢都有问题。


数不清热菜在面前转过几轮后,游木终于看见有人开始吃菜。他感觉这段时间等得自己都饿得瘦了几两,不过苦尽甘来,等待会有回报,当吞咽下食物的那刻,游木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惜这种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开吃后约三分钟,大家默契地举起了酒杯,慢一拍的游木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调整最佳笑容跟长辈们碰杯。口中的蔬菜还没完全咀嚼完,这不算大问题。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原本在自己面前的那盘炖牛肉,现在已经离自己三丈远。


在饭桌上伸长手是极其不礼貌的行径,故而游木只能作罢,又夹起一根菜心果腹,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两分钟后,他又敬了一次酒。
五分钟后,话题莫名其妙转移到晚辈们(他)身上,为了转移话题,唯二被拉过来的少年和他一起起身,三度向其他人敬酒。


在这一期间,牛肉始终没转到他跟前。



牛肉晚上吃很不容易消化,肉吃多了不利于保持身材。
把濑名泉的警句默念三遍以后,游木真总算平静了下来。

但是拖这个的福,他更想见濑名泉了。


游木深吸一口气,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迅速抓起了手机,以最快速度单手打字。



[中秋快乐!泉前辈现在在做什么?]

点完发送后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憋屈全都释放了。
收不到回复……不,还是想要收到回复。


“真,你在做什么?吃饭的时候不要一直看手机。”
“我……”

眼神频繁地望向手机,这种举动无论再掩饰也会令人起疑心。游木支唔着考虑合适的理由,他的手机恰巧亮了起来。


“啊!是那个!刚刚同学群发中秋祝福,出于礼貌我就回复了一下。”
“是这样吗?”
“嗯嗯。”

他边点着头边拿起了手机。


[中秋快乐~♪亲爱的游君,我在陪长辈吃饭。你也是吗?]
[嗯嗯!我在xx饭店……]
[??!!]

可恶!这不是刚好和自己在一家饭店吗?!
濑名泉在心里捶胸顿足,和游君相处的时间又短了半小时。


游木真这边也吓了一跳,看濑名的反应或许——是他猜的那样吧?肯定是吧?泉前辈说不定就在离自己不到一层楼的距离。
在母亲眼神的再三示意下游木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手机。他巡视饭桌,分明自己已经吃得半饱,桌上的氛围却像刚开桌般积极,仿佛能畅饮到明早。


他忍不住着急起来。



恋情尚未公布的现下,两个人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在学校时仿佛众所皆知,毫不忌讳地调情大笑。可一旦走出学院——走出两个人的独处世界,他们就如惊弓之鸟,必须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以此保护这段关系。


“我……好像肚子有点疼。”

最蹩脚却又最合理的理由。

“附近好像有一家药店,我想去买点胃药。”
母亲点头答应的瞬间,游木真心中的阴霾被一扫而光。

不能得意……不能被发现……


他做出痛苦的表情,右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起身还晃了一晃,即便如此,青年依旧礼貌地向长辈们告别。
他缓慢地走出了包间,然后关上门的瞬间,拖沓的脚步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

[你现在在哪儿?]
[我——]

“泉前辈——哥哥!!”
“今天的游君似乎坦诚……?”濑名拥住猛朝自己扑过来的人,抱着他转了一小圈后稳住了身子。他刮了刮恋人的鼻子,牵起他的手,摇晃着手中的提袋。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月饼吧?”




end


真人事例,在大人中间坐着的我瑟瑟发抖……
但是写出来又感觉很有趣!


赶上了!大家中秋快乐啦!




评论 ( 7 )
热度 ( 77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