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Please listen to me tell a story



  *喜欢泉真的一周年纪念









  [有一个关于两个人的,平淡简单而浪漫的故事。它不需要听者或观众,但我想说与你听。]








  高傲疏离的孩子与胆小懦弱的孩子的初见始于其中一方的主动。金发碧眼的小豆丁在诺大的化妆间辗转,他澄澈晶亮的眼中有拖曳的裙摆和许多陌生的人脸匆匆晃过,缤纷色彩和引人的话题并未让他的脚步停歇,小脑袋转了又转,他的目光最终锁定在被几个成年人簇拥的小孩身上。
  修剪细致并涂抹发胶固定的银色发丝泛出冷色光泽,剪裁得体的精致服装服帖,将小模特的身材与气质尽显。他的皮肤很白,虽然下巴带有孩童未卸去的圆润线条,可钴蓝中透出的冰凉高傲的疏离与下撇的嘴角让他看上去有些成熟。
  



  
  不过这都非他最最在意的重点。
  
  


  他在几米之外站定,目光认真而专注。本人和在杂志上看到的真实,也锐利了许多。不是那种静态的,根据主题预先摆好的表情。周围的环境,空气的流动,人群的流动,所有细小的部分都在促使小模特的表情改变,从而充满生机。
  细微的汗液和奔行的热气还源源不断地冒出,身体内的心脏扑通跳动,握紧的手心滑腻,他的心情激动,无比激动,但这样强烈的心情却没能让他即刻迈出脚步。在原地站了会儿,他被后方的人碰撞而向前踉跄几步,匆忙间回神才惊觉自己不自觉看到发愣。


  小脸一下子通红起来。他捏着手低头,努力调整好呼吸再抬起头。围绕在小模特周围的人散开了,现在是休息时间,他独自翻看着专柜摆放的书籍,神情比刚才看到的还要平淡,看不出心情的好坏。

  


  是一个机会,但不确定是否是好机会。

  

  胆怯紧张加剧了汗水的流出,室内的冷风吹得他双腿打抖。小孩子一遍又一遍地整理衣襟,深呼吸,抚平领口每一条的褶皱,如同抚平心口每一道波澜。
  再度将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小模特时,清亮的眼中多了几分坚定。





  “请问……”
  “恩?”


  金发的小孩听见自己因紧张而挤压喉管发出的沙哑声音,像蚊子叮一样,不过已经足够引起对方的注意。懒懒瞥着文字的人挑起眉头,望过来的眼神略带疑问。



 
  初遇是一切的开端。




  若让濑名泉夸赞游木真,他自认可以从外貌到性格,从指尖到发丝从头到尾详细描绘,不必提前准备,也鲜少会有停顿,还能做到可以不分时间地点随口而出,仿佛自然而成的一种习惯。这源于他对游木的了解及在意,以及以他把对旁人的所有好态度往这一处堆砌的喜爱。可即便将他能说的优点一一细数,不其厌烦地说到口干舌燥,他依旧还觉得不够。

  如果让他选择,认真坦诚的说出游木真吸引自己,并且吸引自己如此久的原因,濑名泉认为自己会深思很久。得出的答案反复琢磨,一句话不够说完,说得太多逻辑又会混乱,和他赞叹对方优点时的自信全然不同。
  他其实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只是念头兜兜转转,出口的话语总和心中所想略有偏差,而在这一问题下他又不允许自己出现一点错差。完美的事物需得完美的装饰,矫揉多余或是缺漏都不被允许。



  

  于是他开始从头捋清,从记忆的最初开始。


  自己对于外界的注视尤为敏感,所以当那个小孩投来目光不到十秒,濑名就已经发现那个不起眼的矮小身影。濑名的余光间歇地落在小孩身上,看不真切他的模样,只大致地瞥见整洁的白衬衫和短裤,搭配勉强过得去。小孩子的目光持续且专注,濑名一直不大喜欢有人这么肆无忌惮的盯他,但当他装作不经意回头想给对方警示,触及到的那双闪亮眼睛一下子令他心脏一跳。
 
 
  不带有一丝敌意和目的性的打量,澄澈的眼瞳是能一眼望穿的碧绿湖泊,宽阔柔和,水光粼粼,人造的灯光映照其上,然后整个湖泊,连同他本身都散发光芒。



  
  那是一种[活力]。


  依据要求摆出完美的姿势是模特的本职。有耐性自如应对各种吹毛求疵的工作,同时具备必要的人际关系和职业素养,在人前塑造一个无可取代的模特形象便算得上成功。需要达成的点极为繁琐,不过最重要的是在镜头下的表现力。
  职业式的笑容他修习得熟练,在适当时刻把握自己的情绪相当重要。然而那个看上去和自己同一职业的孩子,却在没有摄像的场合下肆无忌惮地发光,冲破了安全栓,向他靠近。
  


  对游木真的保护欲产生的自然而然。他虽然有过人的能力,但是也仅限于[基本的工作能力],除此之外一窍不通。就像完美易碎的作品,摆放在精致的橱柜可以尽情的释放它的魅力,可真正的与[这个世界]接触时,他显得又过于脆弱,与他的能力是两个极端。就算有他母亲的关切,但也不能面面俱到,还需要有其他人保护他才行。
  
  濑名自豪地担上了这个任务,在游木憧憬的目光下教授他各种各样的知识。而当对方的名气超过他时,面对游木躲闪的目光,他反而笑得很开心,紧紧拉着对方的手。游木真在自己的注视下[安全]成长,证明了他作为[骑士]的才能,他感到非常满足。

  

  而或许正是他过于沉浸于自己的情绪,所以才忽视了游木真的感受。他的表情姿势找不出缺点,但他在舞台下的笑容越来越少,名为疲惫的灰雾蒙上曾耀眼的瞳孔。好似开关,在摄像机下的活跃表情是虚伪的面具,卸去面具后的容貌伤痕累累,他站在悬崖口摇摇欲坠。
  
  


  他们之间有过一段断节期,在此期间濑名与游木的母亲保持着联系。他可以选择去见他,但他知晓不是时候。从游木母亲遮掩的叙述中,濑名已经分析了各种情绪。其实他也知道,游木真是还没长大的孩子,幼嫩的身体被外界的利刺扎得遍是伤痕,自然会产生畏惧,只是没料到会那么严重。
  他本以为他能将游木真保护得很好,即便他一直不懂也无所谓,停止成长也没关系,他能为他挡去所有恶意。但现实狠狠地让他清醒过来。

  

  作为他自信过剩的代价,受到伤害的是游木真。

  

  所以此时此刻还不是他们适合见面的时机,对方把[模特]这一词汇加入他恐惧的名单,他的存在也会提醒他那段坎坷时光。即便思念随着时钟秒针的转动急剧增多,焦躁如蚂蚁爬占据心房,他也要忍耐,等待着适当的时机。


  等待着重逢,为他们带来新的展开。



  游木真偶尔闲暇会想,他为何会那么轻易地答应了濑名泉的告白。最初在短暂的慌乱震惊后,他惊觉自己自然地接受了源于一个男人的告白,让他不安的仅是答应的理由。也许是屈服于对方无时无刻倾泻的爱意,或许是过往和[濑名泉]经历锅的一切,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
  胜利兴奋的口头禅也好,追寻他的目光想得到他的认可也好,濑名的言行从细节开始腐蚀他,让他不自觉的、一点点跟着他的步调走,再也走出不来。


  仿佛是水到渠成的事,根基稳固。自他于时尚杂志上看到那个人的照片开始,自他鼓起勇气对他说出第一句话开始——主动的被动的,可控不可控的,如经过浇灌开始发芽的顽强树种,就算途中遭遇风霜也不会停止生长。



  零碎的片段拼凑起来,最终变为一段经历,数短历程,一个完整的故事。
  相知让他们互相靠近,相爱最终让他们决定相守。




  有这样一个故事,涉及到很多人,缠绕的红线却始终在二人之间。聚散离合,酸甜苦辣,初入口时滋味百般混杂,真心掩盖在以刻薄讽刺为名的迷雾之下,夸张
论调表达的爱意真真假假。




  清明的旁观者们伸手支援,深陷其中的主人公匍匐在自己所创造的密林中,艰难地挤开石子前行。
  想要守护的心情,想要成长的心情,属于每个人的生活舞台永远不会是两人的独角戏。可有些人和事,某些记忆与信念,从生根扎底开始,任岁月荏苒不会更改,无法忘却。



        
         所以最终,主人公们还是穿越无数荆棘,众望所归地迎来了庸俗而皆大欢喜的结局。
  有人称之为命运,而当事人之一认定是[缘分]。但无论世人如何定论,来之不易,辗转反侧之间唯一可确认的是——


  定会珍惜。





  在我为你诉说故事的当下,它仍然在每刻地编写着,发展着,不会停止。一直一直,待到两位主人公垂垂老矣,夸赞过的容颜布满皱痕,曾明澈的眼蒙了白雾,说话不再如年少时能侃侃而谈,瞳孔中的对方混沌不清,记忆也随着发丝褪色。



  等到那时。



  两人再相视一笑,牵起骨瘦的手。青筋纵横,衰老的骨骼硌得发黄疮痍的牙酸疼,但他们依旧紧握着,密切贴合。如年轻时,如过往的千百次一般,共同为这个不曲折的故事,画上完美的休止符。





        Fin.


         今后也会更加爱他们。








评论 ( 6 )
热度 ( 100 )

© _幻夜夜 | Powered by LOFTER